<dd id="5xsdt"></dd>

        1. <div id="5xsdt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5xsdt"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5xsdt"><tr id="5xsdt"></tr></div>
          國外網站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閱讀> 知識圖解

          打哈欠、放屁、打嗝……這些本能到底有什么用呢?

          2018-09-22 來源:國外網站推薦 - 由[國外網站大全]整理 53

          社會生活常常讓人覺得疲憊與無力,太多事情超出你的意料。就連屬于自己的身體,也不在你的掌控之中:體內潛伏著不羈的本能和沖動,它們掙扎著想要脫逃出來,隨時可以將你置于窘迫和可笑的境地之中。

          這些不體面的行為,比如放屁、打嗝、癢癢和哈欠,我們都很熟悉,但它們又是那樣的奇怪。

          打哈欠、放屁、打嗝……這些本能到底有什么用呢?

          于是,我對我們身上的這些奇怪行為作了一番研究。希望可以對自己的身體、心靈,以及作為社會動物的演化,有一個更加深入的認識。

          癢癢

          越癢越撓,越撓越癢?

          癢是一種非凡的折磨,在但丁的《煉獄篇》里有一席之地,但是癢也有它的益處。皮膚是身體抵抗外界入侵的第一道防線,我們的神經系統時刻準備著保持它的完整。因此,當我們遭遇昆蟲叮咬、有毒植物、或者其他刺激物時,癢的感覺就會將我們引導至問題部位,并激起我們的抓撓動作,以此擺脫入侵者,消除不適感。

          只有皮膚會癢,內臟器官不會癢。當我們得了濕疹、香港腳和牛皮癬這樣的皮膚病時,身體也會發出假情報,產生癢感。更神秘的是,當我們患上甲狀腺疾病、糖尿病以及一些神經系統疾病時,身上也會癢癢。癢可以由痛覺抑制,但是用力過猛、破壞組織的抓撓,雖可以緩一時之癢,卻會產生更多的癢,將我們鎖定在一個越撓越癢、越癢越撓的循環之中。

          和打哈欠一樣,癢也是會傳染的。看別人撓癢、聽一個關于癢的講座、在幻燈片里看到虱子之類致癢的害蟲,就可能“感染”上癢。甚至讀到本文的這一段都可能令你癢起來。傳染性的癢是具有演化意義的:你鄰居身上那只討厭的跳蚤也許會從原來的宿主跳到你的身上,但是如果你已經開始撓癢癢,它就跳不了多遠了。

          打嗝

          全新錄音療法專治打嗝

          打嗝始于橫膈膜向下抽動及肋骨間肌肉收縮造成的突然吸氣,終于緊隨其后的聲門閉合,發出“嗝”的一聲。打嗝的作用尚不明確,但是這個謎一樣的行為在胎兒期十分常見,暗示它在演化上有某種作用。

          打嗝在胎兒孕育大約8周時出現,在10至13周時到達頂峰,然后就在余生的時間里一路下降。然而也有少數不幸的人,打嗝會在老年時氣勢洶洶地殺個回馬槍——這時的嗝是持續性的,一次發作可達48小時,或者更久。男性出現這種癥狀的幾率比女性高9倍。持續打嗝的紀錄由一位名叫查理·奧斯本(Charlie Osborne)的美國愛荷華州農民保持,他連打了67年的嗝。幸運的是,打嗝一般會在睡眠時停止。

          人的腦干里有一只“打嗝生成器”,它在收到某些特定線索時,會將分布于身體各處的神經和肌肉活動協調起來,制造一串嗝。這些線索可以是胃部膨脹、食道發炎,或者胸腔和神經的種種問題。

          打嗝的療法比它的原因更加多樣。柏拉圖曾在《會飲篇》中列舉了屏氣法、漱口法和噴嚏法。其他方法包括吃糖、倒立著喝水、被人嚇唬、把手指塞進耳朵等等。我在研究中又發現了一種新方法:錄音療法。這種方法操作簡單,只要手持麥克風,充滿期待地站在打嗝者身邊就行。它對兒童尤其見效,也證明了社會的力量能夠壓制一種古老、本能的行為。

          嘔吐

          好姐妹,一起吐!

          如果你吃下了有毒的物質,你的身體會用一種有效而劇烈的反應將它排除出去,這個反應就是嘔吐。不過,你也會因為看到、聞到或者聽到別人嘔吐而跟著干嘔。為什么?

          我在兒童時代一次舉家出游時,對這個現象產生了興趣——當時我的表妹凱倫在路上暈車,害得車里其他乘客也嘔吐起來。幾十年后,我得到了研究傳染性(或者癔病性)嘔吐的機會。我發現中學的女孩子特別容易傳染到嘔吐,傳染的場合通常是致人焦慮的群體事件。一般是有人自稱聞到了淡淡的汽車尾氣、下水道臭氣、吃到了滋味或者氣味奇怪的食物或飲品,接著就引發連鎖嘔吐。這樣的嘔吐,癥狀多半是輕微的,病情也會迅速消失,不會留下不良反應。

          雖然傳染性嘔吐看起來像是機體功能紊亂的絕佳例子,但是從演化的角度來看,它卻是一個適應性行為——當群體中有人第一個嘗到了某種毒物而嘔吐,其他人也會因為傳染性嘔吐而間接受益。相比腸胃感染危及生命,這種亂糟糟的假警報實在是太小的代價。在中美洲和南美洲,一些人還會有意在儀式中喝下催吐的死藤水,以此凈化身心、聯絡感情。來,干上一杯!

          呵癢

          為什么呵自己不會癢?

          呵癢在哲學、神經學、心理學和實踐方面的重要性,堪稱無與倫比――對一個常常只能在腳注里出現的行為而言,這個贊譽真是很了不得了。

          一切都源于這樣一個事實——呵自己不會癢。還好是這樣,要不然,我們就的生活就會充斥一連串愚蠢的連鎖反應,搞不清是我們碰了什么東西還是那東西碰了我們。某種神經過程抑制了我們對于自我觸摸的反應,也為我們區分了自我和其他事物的界限。誰能想到呢?呵癢這樣不上臺面的行為,居然為人何以為人這個古老而棘手的哲學問題提供了答案。

          這個奇妙的答案甚至還有實際的用處:如果計算機科學家可以創造算法來區分觸摸和被觸摸,他們就能增強機器人的精細動作控制,再下一步就會制造出具有人格的機器。

          “呵自己不癢”這個事實說明:呵癢在本質上是一個社會行為。它是人與人之間開展觸覺交流、形成連帶的重要手段。要我說,它也是嬰兒在學會說話之前和照看者進行最初對話的基礎。雖然自稱厭惡呵癢的人不在少數,但我的調查還是表明,我們一般會和朋友、家人和情人相互呵癢,動機是表達關愛、獲得關注。因為能夠相互呵癢,我們的神經系統也就能夠編制呵癢大戰、身體嬉戲、以及性嬉戲的程序。

          呵癢產生的費力呼吸就是笑的起源,遠古祖先的笑聲是“pant-pant”——黑猩猩在被呵癢時還會發出這樣的聲音——到后來演變成現代人的“ha-ha”。我進一步猜測,作勢呵癢——也就是“我要抓住你”這個游戲的基礎——是人類最古老的玩笑。

          放屁

          為什么人類不能用屁眼說話?

          不考慮放屁,我們對身體奇異行為的探索就不算完整。這個豪放舉動自亙古以來一直逗引著學者和普通大眾的興趣。隨著腸道微生物群的重要性日益凸顯,放屁也開始進入腸胃病學家的視野。我對這個行為的興趣則較為生僻:我想知道,既然放屁的聲音可以五花八門,那我們為什么就不用屁股說話,而非要用嘴呢?

          這個問題看起來輕浮,其實不然,因為仔細想想,人類的身上并沒有一個部分是特別演化出來說話的。我們用來說話的那個孔竅,和我們用來呼吸、吃飯、喝水、嘔吐的孔竅是同一個;而聲帶則是兩片在吞咽時防止食物和水進入氣管的組織,作用相當于封條。

          那么,演化為什么沒有另辟蹊徑,把腹部和腸子的下半部分作為風箱(有人的確有這個控制力),并把肛門括約肌作為振動的封條呢?呃,這個設計的主要缺點在于,口腔聲道有嘴、舌、齒、喉用來塑造聲音,肛門卻沒有這些部件。雖然這沒有阻止鯡魚用屁聲來交流,但這種魚類只能算作例外,而且這種交流方式還會帶來麻煩:滿腹脹氣的鯡魚會吸引饑餓虎鯨的注意——虎鯨會循著屁聲找到獵物,將鯡魚一網打盡。說話的演化是一場贏家通吃的競賽,看來“屁話”的表現不怎么樣。


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11选5杀号大师100准确